选修十九世纪欧美经典小说选读

19-07-18

说完,赵老师就把她手中的雨伞递给了我。

我一瞧这突变的天气,心里暗暗叫苦,只好乞求老天千万不要下雨。

一阵强风吹倒屋子,雨水肆无忌惮涌了进来

我一瞧这突变的天气,心里暗暗叫苦,只好乞求老天千万不要下雨。

然而该来总会来的,一道闪亮光刺穿那丝薄绢。

  次日中午,天上卷集着乌云。

在水的浮力作用下,我的眼珠翻滚起来——这时我才知我的身体已经肢离破碎。

  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,视线十分模糊,看着那些有些大意像山的曲折的树,我陷入沉思……。

  我撑着赵老师的雨伞,走出了校门,心里暗暗自责今早没有听妈妈的话,还倔强地回答她:我才不怕晒呢。

一天早晨离家的时候,妈妈叫我带上伞,我瞧了瞧窗外明晃晃的阳光,满不在意地回答了一句:我才不怕晒呢……背着书包快乐地向学校走去,把妈妈的叮嘱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一场梦有什么大不了的,梦都是相反的。

  我撑着赵老师的雨伞,走出了校门,心里暗暗自责今早没有听妈妈的话,还倔强地回答她:我才不怕晒呢。

风刺骨着吹着……一切正如梦中那样进行着,突然间一道明晃晃的光射了过来……不知后事如何,只是醒来之时我躺在医院里。

我倒到床上,想要挣扎,却一丝不能动。

摄影:蔡海珊
作者/通讯员:蔡海珊 | 来源:商贸流通研究院 | 编辑:伍一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