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北京高考英语真题及答案(完整版)

19-07-22

  可是我明明是在一月份的一天晚上睡着的……难道这半年时间就是一场噩梦?  忍着脑袋里莫名传来的剧痛,我一页一页地翻着我的日记。

“嘿,梓煊我以为你没来。

刚刚放假,若脱笼之鹄。

这可能就是老师说的一分一个操场吧”。

  成绩但还没捂热,班主任还在分析成绩,熙熙攘攘的几位后来的同学正在就坐。

空气很稀薄,周围似乎有一条条无形的裹尸布缠住了我,挤压着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。

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,汗液又奇怪地蒸发了。

从一月到七月,上面竟记载得清清楚楚。

  那只骨骼手掌向我抓来的那一刻,我失去了意识,灵魂出窍,在几米外看着自己的身体。

一月的春水成了冰渣。

  难道初三这一年,就是这一场噩梦?  “咔——咔——”我的手掌关节间传来一阵金属碰撞声

”“对了,梓煊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“不知道,想了三年了。

你闻,风吹过的地方弥漫着花的芳香,沁着青草的甘甜。

慢慢走过,会看见行人留下的足迹,就像晚风吹过树梢,所带给叶子的悸动一般。

摄影:蔡海珊
作者/通讯员:蔡海珊 | 来源:商贸流通研究院 | 编辑:伍一龙